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园静的博客

读书,读名著,读圣经;旅游,游山海,游圣地的殿堂

 
 
 

日志

 
 

普希金,拱破海平线的朝日  

2012-08-19 16:31:57|  分类: 俄罗斯文学名著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希金是大手笔、大境界的创意大师。当小溪的潺湲、泉水的涌流都不能承载诗人深沉、热烈而丰富的感情时,他便写下了“致大海”、“致海船”、“寄西伯利亚”、“诗人”、“致诗人”、“纪念碑”等许多深刻的名篇。一首首,皆为脍炙人口的佳作,那蔚蓝色的旋律将人带入汹涌的海浪间,荡气回肠的音流,久久不绝于耳。

诗人受沙皇帝国政府的迫害,被流放南方。他有一度想从敖德萨港湾偷渡出海,逃脱流放,但未成功。在“致大海”的开头,诗人直呼“再见吧,自由的元素!/最后一次了,在我眼前/你的蓝色的浪头翻滚起伏,/你的骄傲的美闪烁壮观。”这种对自由的渴望,这种告别的视角,使全诗笼罩上悲情的色调,那音律低沉回环却仍然有力。

按地理位置,这里应是黑海。诗人常常在黄昏时分,迷惘地徘徊在凝固的岸边,孩子一般,向海呼喊,并且一遍遍倾听海的回声,那喑哑的声音,那深渊之歌,和任性脾气发作的喧哗。此时,诗人即将别离远去,前途未卜,而他尚未与大海亲近并热烈地拥抱。当诗人最后一次听着海的喧声呼唤,海的沉郁的吐诉,好似回应他的深情,“好似友人别离一刻的招呼”,诗人也不自禁地让自己那诗情的波澜随着海的山脊跑开!因为大海是他“全心渴望的国度”,大海的开放和壮阔、大海色彩的绚丽与多元,成为诗人寄托情感的最佳境域。

千万别以为诗人仅仅是因出逃的计划和愿望失败而沮丧。普希金投身生活和艺术的大海,他搏击风浪,扬帆远航,已经许多年了。诗人曾想展开洁白的翅翼,让船儿满载他沉甸甸的人生之梦:“多少祈祷、爱情、希望/作无价的抵押,”飘去,飘去,在无边的海洋,开始他追求的远航。诗人呼唤着,“风啊,请以清晨的呼吸/鼓满那幸福的帆蓬;/波浪也不要猛然颠簸,/以免疲惫她纯洁的心胸。”(“致海船”)然而,暴风无情,一次次摧折了细细的桅杆,白帆降落了。自由和理想的追求也搁浅了。出路在那里?

圣经福音书中也写了耶稣的门徒们屡次出海,乘着小小的渔船,有时去传天国的道理,偏遇暴风,坠入险境:

“那时,船在海中,因风不顺,被浪摇撼。夜里四更天,耶稣在海面上走,往门徒那里去。门徒看见他在海面上走,就惊慌了,说:“是个鬼怪。”便害怕,喊叫起来。耶稣连忙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彼得说:“主,如果是你,请叫我从水面上走到你那里去。”耶稣说:“你来吧!”彼得就从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稣那里去,只因见风甚大,就害怕,将要沉下去,便喊着说:“主啊,救我!”耶稣赶紧伸手拉住他,说:“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呢?”他们上了船,风就住了。在船上的人都拜他,说:“你真是 神的儿子了。”(马太福音14章)

在沙皇的强暴统治下,普希金不愿屈服,但又看不见出路,他也想喊出:“主啊,救我!”他也感应到声声回应,“你在期待,呼唤……我却被缚住,/我的心徒然想要挣脱开,”(“致大海”)可更强硬的现实把他阻拦,他只能在岸边留下来,他只能握笔祈祷,愿之长成桅杆,无限感慨化为艺术的白帆,在心灵世界的大海中击水。

面对一叠叠海波,诗人再次写到不可一世的拿破仑的梦焰熄灭在小小的海岛,隐约影射沙皇暴君的注定命运。他也再次写到海一样深沉有力的英国天才诗人拜伦之死,他说,“哦,大海!他曾经为你歌唱。”诗人再次陷入矛盾之中,迷惑于同样的命运,感到了世界的空虚和自己的无奈。他不是一个英雄主义者,他只是个诗人。他能做什么使生命有意义呢?

耶稣复活后,曾在提比哩亚海边向门徒显现,透过三问彼得爱主之心交付大使命:

几个门徒在彼得带领下出海去打鱼。上了船,那一夜并没有打着什么。天将亮的时候,耶稣站在岸上……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对他说:“你喂养我的小羊。”耶稣第二次又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说:“你牧养我的羊。”第三次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彼得因为耶稣第三次对他说“你爱我吗”,就忧愁,对耶稣说:“主啊,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说:“你喂养我的羊。”说了这话,就对他说:“你跟从我吧!”(约翰福音21章)

在“致大海”里,我们没有直接看到诗人从天父上帝那里领受使命,可在“寄西伯利亚”和“诗人”、“致诗人”、“纪念碑”里,我们看见了这种珍贵的灿烂光华。

的确,诗人没有绝望,没有对命运低头。他寄语西伯利亚这片东临太平洋、北临北冰洋的寒冷土地,“在西伯利亚的矿坑深处,/请把高傲的忍耐置于心中:/你们辛酸的工作不白受苦,/崇高理想的追求不会落空。/灾难的忠实姊妹——希望/在幽暗的地下鼓舞人心,/爱情和友谊将会穿过/幽暗的铁门,向你们传送,/一如我的自由的高歌/传到了你们苦役的洞中……”(“寄西伯利亚”)诗人要打掉沉重的枷锁,拥抱弟兄们,将利剑交到他们手中。

在之后的诗作里,诗人先是慨叹神圣的竖琴喑哑了,灵魂咀嚼着寒冷的梦,“然而,诗人敏锐的耳朵/刚一接触到神的声音,/他的灵魂立刻颤动起来,/像一只惊醒的鹰鹫……他要朝向荒凉的海岸狂奔,/投进广阔的喧响的树林。”(“诗人”)他真的充满斗志了,帝王一般宣告说,只管珍爱你的思想果实,“任世人去责骂它好了,/当你的神坛的火在烧,任他们唾弃,”也无法撼动“你的香炉脚。”(“致诗人”)诗人为自己树起了一座非金石的纪念碑,上面篆刻着他的诗歌所激起的善良的感情,记着他在这冷酷的时代里歌颂自由的执着,最后,他高唱道:“哦,诗神,继续听从上帝的意旨吧,/不必怕凌辱,也不要希求桂冠的报偿……”(“纪念碑”)

现在,谁还能说提比哩亚海边那蓝色的风没有吹拂诗人仰望的脸庞呢?谁还能说诗人没有领受基督耶稣颁布的大使命呢?他的诗歌,一直听从上帝的旨意,顺服来自天上的公义与慈爱的声音。在“致大海”的结尾,他说,“心里充满了你,我将要把/你的山岩,你的海湾,/你的光和影,你的浪花的喋喋,/带到森林,带到寂静的荒原。”是的,他要永远忠实于自己灵魂的领受,带着强烈的使命感去人生的大海扬帆破浪,他传的是真善美的福音,他传得与彼得一样忠心,以致当他那爱的诗歌再次拱破东方的海平线时,人们不禁欢呼:俄罗斯诗歌的太阳升起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