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园静的博客

读书,读名著,读圣经;旅游,游山海,游圣地的殿堂

 
 
 

日志

 
 

聂赫留朵夫的堕落、觉醒与复活  

2013-10-25 11:08:31|  分类: 俄罗斯文学名著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圣经罗马书7:21-23)

托尔斯泰名著《复活》中的男主人公聂赫留朵夫正是这样。作家这样写道:“聂赫留朵夫也象所有的人那样,身上同时存在着两个人。一个是精神的人,他所追求的是那种对人对己统一的幸福;一个是兽性的人,他一味追求个人幸福,并且为了个人幸福不惜牺牲全人类的幸福。”

聂赫留朵夫上大学时是个正派青年,富有自我牺牲精神,乐意为一切高尚事业献身。他拥护斯宾塞提出的“正义不容许土地私有”,并将从他父亲名下继承来的一小块土地分给农民,他对姑妈家的少女卡秋莎· 玛丝洛娃的感情是一种纯洁的初恋。可三年后,彼得堡的上流社会的糜烂生活和部队生活唤起的利己主义在他身上恶性发作,兽性的人在他身上占了上风,把精神的人完全压倒了。他迷恋酒色,享乐成癖。虽然他再次看见卡秋莎,被她深深吸引时,精神的人又抬头了,他的内心却一刻不停地展开着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二律斗争。第三天那个漆黑的晚上,“他对她真正爱的声音,虽然微弱,但毕竟还在响着,他不能不考虑到她,考虑到她的感情,她的生活。但在他的内心里还有另一个声音:别错过自己的享乐,别错过自己的幸福。后面那个声音压倒了前面的声音。那种可怕的兽性控制了他。”于是,他断然采取行动,诱奸了她,又离开姑妈家,抛弃了她。

“可有什么办法呢?大家都是这样。”他这样宽慰自己,可是怎么也宽不了心,他一想起这事,良心就受到谴责。这是那个“精神的人”在挣扎,只是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强迫自己忘掉那一切。这良心的律,是上帝放在人心中的。创世记里记载,上帝在造人的时候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亚当犯罪后,灵死了,道德律仍在人里面,即是非之心,也即向善的“良心”。“这是显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心里,他们是非之心同作见证。”(罗马书2:15)

聂赫留朵夫二律征战的结果,“兽性的人”大获全胜。他一路下滑,堕落下去,背叛了大学时的初衷和理想,继承了母亲的遗产而成为大地主,他一面与贵族小姐米西谈恋爱,一面与首席贵族的妻子私通,十年的时间里,“精神的人”昏昏噩噩地沉睡着,直到在法庭上巧遇被害的玛丝洛娃。

这次巧遇是上帝的拯救。他回去后再也不能平静了,他要悔罪,要改变,于是,灵肉交战又开始进行了:“你不是尝试过修身,希望变得高尚些,但毫无结果吗?”魔鬼在他心里说,“那又何必再试呢?又不光你一个人这样,人人都是这样的,生活就是这样的,”那一方正是魔鬼。但是,那个自由的精神的人已经在聂赫留朵夫身上觉醒了,他是真实、强大而永恒的,因为这一方乃是上帝。他不能不相信他。他向儿时就相信后来却背离了的天父上帝呼求,他的祷告得到了上帝真实的回应,他眼里饱含着泪水,因为“沉睡在他心里的‘精神的人’终于苏醒了”。这次二律争战,“精神的人”靠着上帝成功了!

诚如使徒保罗说的:“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二律交战取胜的诀窍就是依靠我们的主,觉醒之后要站稳也同样。因为二律的那一方是魔鬼撒旦,人类犯罪与神隔绝后,世界就伏在撒旦的权下,人类没有出路,也不能自救。但上帝爱我们,差派他的儿子耶稣道成肉身,受死、复活、升天,完成了天父的救世计划,冲破了魔鬼撒旦的黑暗权势。耶稣是万王之王,最高的主宰。遇到二律争战时,紧紧地依靠救主耶稣,就有得胜的完全把握。

“不惜牺牲一切同玛丝洛娃结婚,来达到道德上的完善,开始新的生活。”聂赫留朵夫下定了决心。可是实行起来太难了,因为不仅这样就要放弃他现有的贵族身份和生活方式,而且遇到了堕落后的玛丝洛娃的抵挡,这只鸽子已经变得让人认不出来了。在他去监狱里探望她时,她对请求饶恕的他不感兴趣,相反,她向他习惯性地媚笑,并向他要钱(买酒用)。

“这个女人已经丧失生命了,”他心里想,同时望着这张原来亲切可爱、如今饱经风霜的浮肿的脸,以及那双妖媚的乌黑发亮的斜睨眼睛——这双眼睛紧盯着副典狱长和聂赫留朵夫那只紧捏着钞票的手。他的内心刹那间发生了动摇。头天晚上迷惑过他的魔鬼,此刻又在他心里说话,又竭力阻止他思考该怎样行动,却让他考虑他的行动会有什么后果,怎样才能对他有利。灵肉交战继续进行着。

“这个女人已经无可救药了,”魔鬼说,“你只会把石头吊在自己脖子上,活活淹死,再也不能做什么对别人有益的事了。给她一些钱,把你身边所有的钱全给她,同她分手,从此一刀两断,岂不更好?”他心里想。

不过,他同时又感到,他的心灵里此刻正要完成一种极其重大的变化,他的精神世界这会儿仿佛搁在不稳定的天平上,只要稍稍加一点力气,就会向这边或者那边倾斜。他化了一点力气,向昨天感到存在于心灵里的上帝呼救,果然上帝立刻响应他。“精神的人”马上缓过来,站稳了。而且他更进一步,希望在精神上唤醒玛丝洛娃,这虽然非常困难,但正因为困难就格外吸引他。这种感情是他以前不曾有过的,其中不带丝毫私心。“精神的人”又获胜了。

在放弃庄园、分土地给农民这件事情上,同样有二律相争,因为放弃财富和享乐的生活方式,也是精神复活的必然表现。魔鬼不会轻易退却,让出这一片重要的阵地,灵肉交战不可避免。如保罗所说,“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马书7:18-19)

那一晚,“他忽然很舍不得这座快要倒塌的房子、花园、森林……以前他觉得放弃那一切轻而易举,如今却又很舍不得,舍不得他的土地,舍不得他的一半收入——今后他很可能需要这些钱。于是马上就有一种理论来支持这种感情,认为他把土地分给农民,毁掉他的庄园是愚蠢的,荒唐的。”

“我不应该占有土地。”他心里有一个声音说,这是“精神的人”在发言。“但是,第一,你不会在西伯利亚待一辈子。你要是结婚,就会有孩子。你完整无缺地接受这个庄园,以后你也得完整无缺地把它传给后代。你首先得考虑你的生活,决定今后怎么过,据此再来处理你的财产。再有,你现在这样做是不是真的出于良心?还是只做给人家看看,好在他们面前炫耀自己的德行?”他这样问自己,这是魔鬼的声音。

灵与肉痛苦地斗争着。直到窗外的蛙鸣令他想起了玛丝洛娃,想起她说:“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是苦役犯,您是公爵。”她的嘴唇不断地哆嗦,简直象鸣叫时的青蛙一般。这是现状,更是圣灵的责备和光照。十年梦回,窗外,溶溶的月光泻下,照出残害了她的贵族少爷的原形,他才是可怕的罪犯!“精神的人”惊醒过来,“不,我不能让步!”他又加了一点力气。到第二天早上,他的头脑已清醒了,为自己要办的事感到了高兴和自豪。与他同在的上帝再次保守了他,托住了“精神的人”挺直的脊梁。

从堕落到觉醒再到复活,二律交战贯穿始终。这种内心的风暴扣人心弦,因为这不仅是小说中男主人公的必由之路,也是世界上每一个想复活和正在复活的人们要面对的。让我们靠紧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扬起那战无不胜的军旗——永生的十字架!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