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园静的博客

读书,读名著,读圣经;旅游,游山海,游圣地的殿堂

 
 
 

日志

 
 

安娜,被恶魔击打的破碎心律  

2013-10-28 10:43:20|  分类: 俄罗斯文学名著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家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这部巨著的开头,在扉页上引用了圣经上的一句话:“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只有至高真神有权柄审判定罪,当他的时候到了,他必要审判他的百姓。所以,我们在这里不定罪安娜。我们只将自己读后的一些感受理出来。

当一个天性单纯美好善良的人追求幸福的时候,一旦撞击到罪性的恶魔,她的幸福就掺进了无法饶恕的愧疚感,她的心灵就会备受折磨而破碎。安娜的情况正是这样。

八年前,安娜由姑母做主,嫁给当省长的、比她大二十岁的卡列宁。没有爱情的婚姻持续了八年,直到她同渥伦斯基伯爵邂逅。她身上的活生生的女人突然苏醒了。经历了一番内心冲突和犹豫,枯井的死水终于翻出了波澜。

重要的是她的天性。书中肯定地描写了安娜的善良美好。当她在火车站听说了有人被火车压碎而惨死,他的妻儿全家将无人养活,安娜忍不住激动地发出同情的呻吟:“不能替他想点办法吗?”当她走近受到伤害的嫂子,她不说那种老套的安慰的话,只是从心里替她难过,“在她那浓密的睫毛下面的发亮的眼睛里突然充满了眼泪,她更移近了她的嫂嫂,把她的手握在自己有力的小手里。”嫂嫂发现,“纯真的同情和友爱表现在安娜的脸上”,安娜才得以获知嫂嫂心里还藏着对哥哥的爱。在那场舞会上,渥伦斯基出人意料地爱上了安娜,安娜的感受其实也违背了自己的意志,但作家还是真诚地写道,“为人注目的是她本人——单纯、自然、优美,同时又快活又有生气……”

正是由于安娜的这种善良天性,使她在踏入新生活时的欢喜伴随着羞耻、屈辱和恐怖。当她答应渥伦斯基的求爱时,竟抽抽噎噎地说,“天呀!饶恕我吧!”她感觉得这样罪孽深重,这样咎无可辞,除了俯首求饶以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了。而那时,她在生活中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别的人,所以她恳求饶恕也只好向他恳求。可怜的安娜,她知道自己的爱情伤及到了别人——她的丈夫和她的儿子。她万分无奈。

安娜爱她的儿子谢辽莎,她也爱她的情人渥伦斯基。两者她都不能失去,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怕丈夫卡列宁夺去她的儿子,一开始不敢离婚。渥伦斯基不了解以安娜的坚强而又诚实的性格,怎么能忍受那种虚伪尴尬的状态。他没有想到她的儿子,而她又不便说出口来。她想起了这几年来所承担的为儿子而生活的母亲的职责。她一想到她的儿子以及他将来对于这位抛弃了他的父亲的母亲会抱着怎样的态度时,她就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恐怖,她简直不知所措了。

安娜的爱情具有反封建的积极意义。但同时安娜也违背了基督教圣经里关于婚姻契约的规定。笔者确实不知道怎样在这两者的矛盾中寻求更高层面的上帝的真实精神原则。可无论如何,书中描写了安娜自己感受到了这种巨大的困惑。她本人是敬畏上帝的。在小说开头,安娜为她哥哥做了她嫂嫂的思想工作后,有了把握,便走到哥哥面前,一边替他画十字,一边目示着嫂嫂的门边说,“去吧,上帝保佑你。”然而后来她自己却陷入了可怕的道德两重的挣扎之中。

一方面,安娜痛恨丈夫卡列宁八年来摧残了她的生命,摧残了活在她身体内的一切的东西。但是时候到来了,她对自己说:“我知道我不能再欺骗我自己,我是活人,罪不在我,上帝生就我这样的人,我要爱情,我要生活。我要冲破他想用来把我擒住的那面虚伪的蜘蛛网。随便什么都比虚伪和欺骗好。”

另一方面,安娜又时时向上帝求饶,呼救。她感到那种罪性的捆绑,她也需要挣脱。因而不能不又陷入毫无生气的绝望中。她尽在重复着:“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但是“上帝”也好,“我的”也好,对于她都没有什么意义。在困难中求救于宗教,她感到无济于事,虽然她对于那曾把她教养大的宗教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可她更深深知道,宗教的救援只有在她抛弃那构成她现在生活的全部意义的东西的条件之下才有可能。否则她就只能是一个有罪的妻子,时时感到罪迹被揭发的威胁。

这种残酷的折磨终于在她生下与渥伦斯基的女儿,在产期患上产褥热,病得快死的时候达到了高峰。以致她整个人崩溃了,或者说,她屈服下来,向自己的丈夫祈求饶恕。

作家淋漓尽致地写出了那个时刻。当安娜在高烧暂退的间隙里醒来,等待丈夫时,自言自语道:“他不会拒绝我的。我应该忘记,他也会饶恕我……可是他为什么还不来呢?他真是个好人哪,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个多么好的人呢。奥,我的上帝,多苦恼呀!给我点水喝吧,”突然她畏缩了,静默了,她恐怖地把手举到脸上,就像在等待什么打击,在防卫自己似的,她看到了她的丈夫。“不不!我不害怕他,我害怕死。到我这里来吧。我要赶快,因为我没有时间了,马上又要发热……我只希望一件事,饶恕我,完全饶恕我!我坏透了,但是,你不会饶恕了!我知道这是不可饶恕的了!不,不,走开吧,你太好了!”她把他的手握在一只燃烧的手里,同时她又用另一只手推开他。

安娜甚至要求丈夫卡列宁饶恕他——渥伦斯基。然后,她说,“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什么时候完结呢?给我点吗啡吧。医生……”她又在床上辗转着。

我已经不能再写下去了,我脆弱的心承受不了。虽然后来安娜好了起来,并与渥伦斯基一道出走。又有什么两样呢?那惨死的结局不是更痛苦吗?

诚然,安娜为追求自己的幸福而陷入了罪中,但她单纯美好的天性未泯,她对至高上帝的敬畏尚在。尽管她必然挣扎在愧疚与不能被饶恕的恐惧中,但仍然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却满腹男盗女娼的伪君子好上一百倍。因为,一个罪人倘若能知罪愧悔,就还有希望,还有机会。一旦她遇上救主耶稣,一旦她认罪忏悔,就能被主的宝血遮盖和洗涤。而那些故意犯罪反倒伪装好人且拒绝救恩的人,则完全没有指望,没有出路,没有神。

可惜呀可惜,安娜没能走到救主的十字架面前!

愿慈悲的上帝亲自怜悯,怜悯一颗被恶魔击打的破碎的心灵……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