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园静的博客

读书,读名著,读圣经;旅游,游山海,游圣地的殿堂

 
 
 

日志

 
 

透过列文,托尔斯泰叩开了一扇天门  

2013-10-30 15:12:17|  分类: 俄罗斯文学名著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巨匠托尔斯泰在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中安排了两条线索:安娜的爱情悲剧;列文的生命探索。两条线索并行展开,作家让安娜与列文这两个正直的、有心灵的人物在当时的贵族资产阶级社会里寻求个人幸福的道路,其结果完全不同。

列文是一位有思想有诗意的人,他更是作家托尔斯泰本人的写照和化身,值得我们深入探幽。

列文十分注重心灵感受,忠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所发出的声音,这使他有别于其他有身份的贵族青年。也正是因此,他在得到他人启发时激活并发现了潜藏在自身内部的上帝赐予的生命答案,这也是作家托尔斯泰的答案,是给全人类的答案。

作家并没有安排列文这个人物从一开始就有虔诚的基督教信仰。他在认真地生活和思考,但却没有轻易地走近上帝,认识上帝。他只是用心灵感受生活,用心灵恋爱。出身望族的列文爱上了贵族小姐吉提,并决定向她求婚。在小说开头部分就描写了他去寻找吉提的情况,在溜冰场,“他凭着袭上他的心来的狂喜和恐惧知道她在那里。她站在溜冰场的那一头正和一个妇人在谈话。她的衣服和态度看上去都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但是列文在人群中找出她来,就好像在荨麻里找到蔷薇一样地容易。由于她,一切都生了光辉。她是照耀周遭一切的微笑。‘我真的能够走过溜冰场到她那里去吗?’他想,她站的地方对于他好像是一个不可接近的圣地,有一个刹那,他害怕得那么厉害,他几乎要走开了。”但是他走过去,他像避免望太阳一样地避免望着她,但是不望着她也还是看见她。他的恋爱就是如此真挚和热烈。正因为此,他向她求婚失败给他的打击就格外沉重,受伤的心长久地淌着血,难以愈合。

列文回到自己的农庄,用工作来疗伤。但不是他的农场改革和他的著述计划,好像一棵春天的树不知道怎样伸展它那还禁闭在蓓蕾中的嫩枝和幼芽,他一时还不知道要在他所珍爱的农事上做什么。不过,他始终觉得他自己的富裕和农民的贫困两相比较是不公平的,为了使自己心安,他决心以后要更勤劳,更简朴。他去安排农事,去看家畜,去割草,在纯粹的体力劳动中取得愉悦。他对于农民抱着尊敬和近乎血缘一般的感情,那种感情多半是他吸那农家出身的乳母的乳汁吸进去的。他不断地去观察和理解各种各样的人,特别是那些善良而有趣的农民,不断地发现他们的新的特点,尽管他也看见他们的缺点。

我特别感动地读到列文从事体力劳动而得到源于大自然的活力补充的章节,比如,列文清早来到散发着芳香的草场,和大家一起割草,一位叫迪特的农民让出地方,列文就在他背后开始了,开始他吃力地挥着镰刀,却割得很坏,他不久便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已经使尽了,可迪特总是在这种时候自动地停下来磨刀,同时也磨列文的镰刀。汗水流满了列文的脸,把他的背湿透得好像浸在水里一样。而他还是感到非常愉快。书中这样写道:“他耳朵里只听见镰刀的飕飕声,眼前只看见迪特向前切割的直挺的姿态,被切割了的一片草地的半圆形,在镰刀前面慢慢地像波浪一样倒下的草和花穗……割完一排,又割一排。列文完全失去了时间观念,此刻是早呢还是晚完全不知道了。他的工作开始发生了一种使他非常高兴的变化。他忘记了他在做的事,一切都觉得轻易了,在这样的时候,他的那一排就割得差不多和迪特的一样整齐和出色了。渐渐地,浸透他全身的汗水使他感到凉爽,而那灼烤着他的背、他的头和他那坦露到肘节的手臂的太阳给予了他的劳动以精力和韧性。那种简直可以忘怀自己在做的事的无意识状态的瞬间,现在是越来越频繁了。镰刀自动地切割着,这是幸福的瞬间。”这样真切的场景和细节,这样从外到内、又从内到外的心灵愉悦,只能是作家自己亲身的实践和感受。列文得到了回馈,他重新变得自信和充实了。之后,他在改变了的吉提面前求婚终于成功了。

一段时间,列文在农场上的一切事情也都进行得非常顺利,以致他想,“我只要坚定不移地向我的目标前进,就一定会达到目的,而且这是值得努力去做的,这并不是我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公共的福利的事。整个的农业方法,尤其是农民的生活状况非根本改变不可。以人人富裕和满足来代替贫穷,以利害的调和一致代替敌视,是最伟大的革命。先从我们的小小的一县开始,然后及于一省,然后及于俄国,以致遍及全世界。我要写下去,”同时他的著作的全部意义格外鲜明地浮现在他的心头,整段整段的文句也在他心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如果认为列文就此止步,安于美满婚姻和田园生活那就大错了。列文的心里有一块隐秘的空处,时常作疼,卷起波浪,涟漪达到很远很远,远超人世的所有。那里忽然发出一缕微声,便会在列文胸中激荡出雷鸣的回响。当列文的哥哥尼古拉病重垂危,在床上辗转咳嗽,呼吸艰难,列文也无法入睡,“死,万有的不可逃避的终结,第一次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出现在他面前。而死——就在这位亲爱的哥哥的身体里面,他半睡半醒地呻吟着,喃喃地叫唤着上帝和魔鬼”,列文感到死也在他自己的身体里面。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反正一样,死会到来,一切都会终结。他绝望地意识到这一点,起身点燃一支蜡烛,彷徨不定到天亮。

死亡,使世间的一切变得虚空,没有意义。但列文还活着,他决定要找到幸福,而这,必须先找到生命的意义,活着要战胜死亡的唯一可能就在于有一个更高的存在,上帝,以他超然的无可回避的真实向列文招手。虽然当时列文还看不到云上的秘密,但他已无法再浑浑噩噩地度日,他一定要找到这终极的意义才能罢休。否则他活不下去。

连他的妻子吉提都看出了这种危机。她爱他在乡下的那种沉着、亲切和殷勤好客的态度,在他的庄园上,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处在最适当的位置上。而此时,他总像是坐立不安和有所戒备一样,却又无所事事。她知道是什么在折磨着她丈夫。那就是他不安于缺乏信仰。她想:“他怎么能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呢?他具有这样的心肠,唯恐伤害了任何人的感情,即使是个小孩子的!全都为别人着想,什么都不顾及自己!”所有人都处在他的保护之下,还有那些天天来找他的农民,好像帮助他们是他份内的事一样。她相信丈夫会找到一条路通向自己的信仰。

可是,这条路如此曲折,以致一春天他都茫然若失,经历了一段可怕的时刻。“不知道我是什么,我为什么在这里,是无法活下去的。但是这个我又不能不知道,因此我是不能活下去的。”列文这样自言自语。必须从这种状态中摆脱出来,而逃脱的方法就掌握在每个人的手中,“必须断绝对这种邪恶力量的依赖。而这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死!”列文,虽然是一个幸福的、有了家庭的、身强力壮的人,却好几次濒于自杀的境地,以致于他把绳索藏起来,唯恐自己会上吊,而且不敢携带枪支,唯恐他会自杀。基督教信仰为他打开了一扇天窗,使他看见了解决问题的希望。但在他固有的信念和理论仓库里,他左冲右突,找不出路径和答案。他的处境正像一个在玩具店或兵器库里寻找食物的人一样。

情况的突破出人意料。列文在他妻子分娩垂危的时候,他发生了一件异乎寻常的事。他,一个不信教的人,开始祈祷起来,而在祈祷的时候就有了信仰!“啊呀,主啊!饶恕我们,救救我们吧!”他翻来覆去地说着这些突然意想不到地涌到他嘴边的言语。当他从医生那里回来,又看见妻子的痛苦时,他就越来越频繁地叨念着这些话:“上帝饶恕我们,救救我们吧!”他一边叹息着,昂着头,唯恐他自己忍受不住,以至于不是泪流满面就是跑掉,连医生都严肃而同情地望着他,给了他点药水喝。作家将列文的哥哥的灵床和他妻子的产床联系起来,那件丧事和这件喜事一样都越出了生活常轨,透过这些孔隙隐隐约约露出了一种崇高的境界,让心灵翱翔而上,升到了从来也想不到的绝顶,那是理智所无法达到的。“上帝,饶恕我们,救救我们吧!”列文接连不断地暗自念叨,正像童年和少年时代那样单纯而虔诚地向上帝呼吁。另外一次是远远望见妻子抱着孩子在树林边突遇暴雨,闪电、雷鸣和因为受了雨淋而感到的寒冷,对于列文合成了一种恐怖的感觉,当他恍惚看到有一棵大树倒下了,“我的上帝!我的上帝!千万不要砸着她们!”无奈的他只来得及喊出这些祷词。

在这些时候,在那些瞬间,他的理性,他的疑惑,丝毫都不妨害他向上帝呼吁。这是人类的一个定律:穷极呼天!处在绝境中的人,只能听从他的内心,而他的内心,上帝放进过一个“灵”,虽然亚当犯罪,这个灵死了,可是在这些瞬间,“灵”可以被上帝激活!事实上,除了向上帝——创造他的天父,他还能向谁呼吁呢?而且,有罪的人一旦面对上帝,第一反应就是祈求饶恕。所以,上帝的儿子耶稣来到人世传福音,第一句话就是:“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马太福音3:2)

有了这次灵性的经历,通向上帝的路打开了。于是,当列文与一位农民交谈时听到,一个叫普拉东的人愿意借钱给别人,有时就算了,他是个老实人,他为了灵魂而活着,他记着上帝。他正直地,按照上帝的意旨活着。列文立刻激动得透不过气来。那个农民所说的话在他的心里起了像电花一样的影响,是的,他找到了生命的目的和意义:“为了上帝,为了灵魂活着”,从而认识了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而这,就是世间万有的意义。列文告诉自己:“我从虚伪中解脱出来,认识了我主。”

“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是谁;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是谁。”(路加福音10:22)这句圣经说明,知道上帝和上帝儿子的,正是上帝儿子亲自指示给他的。

非常可喜的是,列文认识到了这点:“我所知道的东西,不是凭着理智知道的,而是因为赐给我了,显示给我了,而且我是从记在心里的,由于信奉教会所宣布的主要的东西而知道的。”也就是说,这个答案原本藏在内心的一个地方,是上帝预备好的。我们真诚地生活,敞开心扉,一直追求下去,就会找到它,因为无论千回百转,它都指向一点,它是终极的,更是唯一的。他说:“生命本身给予了我这个答案,从而我认识了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种知识我用什么方法也得不到,但是却赐给了我,就像赐给了所有的人一样,所以‘赐给我’,就是因为我从任何地方也不能够取得。”这才是信仰呢,他明白了这一点,同时幸福得不敢相信了,“我的上帝,我感谢你!”

感谢作家托尔斯泰,他将自己的真实感受融合在列文身上,塑造了一位亲切的可触摸的追求者形象。他是不朽的。作家的伟大之处还在于,他一方面描写了人类的有限、寻求的艰难,一方面又写出了目标的确定和神奇,他说,“只要一到生命的紧要关头,我就像孩子们饥寒交迫的时候一样,我就转向了‘他’。”而“他”一直都在那里等着。因为,上帝爱我们,上帝在圣经里亲自应许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路加福音11:9)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