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园静的博客

读书,读名著,读圣经;旅游,游山海,游圣地的殿堂

 
 
 

日志

 
 

《战争与和平》之安德烈公爵  

2014-02-02 10:19:12|  分类: 俄罗斯文学名著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争与和平》是一部文学巨著,凝结着托尔斯泰丰富的生命体验和感情心血,而安德烈公爵又是其中重要的男主人公之一。安德烈公爵也是世界文学长廊里的一个优秀而生动的英雄形象,其内涵十分丰富和宝贵,此文仅从他在两次濒死时刻的大彻大悟来透视作家人生追求的轨迹。

作家托尔斯泰是一位非常严肃的思想者和探索者。他探索的是生存的根本命题,即:生命是什么,生命的意义何在这个人类的终极问题。此前,他经历过爱情与文学这两条甜蜜的路径,但却走向了绝望。最终他还是归依了宗教信仰——上帝之爱。只是还有困惑,还有曲折,还需探寻和思考。此后,他的创作就成为了不起的文学朝圣了。

 

男主人公安德烈公爵身上不可避免地带有作家思索的投影。安德烈公爵出身名门贵族,是俄罗斯上流社会里的骄子。他生性正直、温存却又十分高傲,神情和善而又常带几分嘲讽。他性格内向、意志坚强,对人生有自己的认识和目标。

卷入一八零五年欧洲战乱的俄军在一次战役中陷入困境时,安德烈公爵正在前线,他是俄奥联军总司令库图佐夫的副官。在硝烟、马蹄、刺刀的闪光交织的恐怖中,安德烈公爵却渴望披荆斩棘,到最关键的症结处去打开局面。在混乱的退却着的逃兵群的裹挟下,安德烈公爵被羞愧和愤怒的眼泪哽住了咽喉,他从马上跳下来,向炮火中摇摆着倒下的军旗跑去。

“机会来了!”他想到,抓住旗杆,带着很快乐的样子,听着那显然是对准他的子弹的呼啸声。“前进!”安德烈公爵喊道,勉强举起那根沉重的旗杆,毫不怀疑地相信整个营都会跟着他向前冲。果然,他独自一人没跑几步,一个又一个,然后是整个营的士兵高喊着“乌拉”向前冲去,并且赶过了他。……但是一个敌兵抡起一根结实的大棒打在他的头上,随即他仰面倒下来。他睁开眼,可他什么也看不见了,他上面这时什么都没有,只有天空——

此前,年轻的安德烈公爵有追求,他为荣誉而生活,荣誉也就是爱别人,愿意为他们做一点什么,愿意得到他们的称赞。可是他没有信仰。这一次濒死的体验改变了他,虽然还不彻底。

作家这样描写那种情景:“只有天空——高高的天空,虽不明朗,但是高不可测,灰色的云悄悄地在上面飘过。多么寂静,多么安宁,多么庄严,一点也不像我这样跑”,安德烈公爵想道,“不像我们这样跑,这样叫喊,这样扭打,不像那些云朵滑过那高无边际的天空的样子!我以前怎么没有看见这崇高的天空呢?我是多么幸福,终于知道了它!是的!除了这个无际的天空外,一切都是空的,一切都是欺骗。除了它以外,什么,什么也没有。甚至连天空也没有,除了寂静与安宁以外,什么也没有。”当他倒在普拉芩高地的战场上,当他几次痛得失去知觉,几乎流尽了鲜血的时候,他面对高高的天空,发现了荣誉的虚空,英雄主义的虚空,全部人生的虚空。濒死之际,他喊出了一句:“感谢上帝!”是的,他感觉到了:在虚空的现实世界的后面,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一个伟大的永恒不变的精神,它俯视着可怜的大地,它就是上帝本身!

这是多么重要的发现和醒悟!当他再次睁开眼睛,上面还是那个高高的天空,朵朵白云在更高处飘浮,透过云彩可以看见蔚蓝色的无际的苍穹。马蹄声和说话声临近了,像听见苍蝇的嗡嗡声似的,他连动都不动,以至前来察看巡视战场的法国国王拿破仑——他所崇拜的英雄,走近了他,他都未加注意。与那时在他的灵魂里和崇高无际的天空之间所发生的事情相比,他觉得拿破仑是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此刻,不论站在他面前的是谁,不论对他说什么,他都无所谓。他觉得与他看见的理解了的那个崇高的、公正的、仁慈的天空相比,即与上帝的本体相比,拿破仑所关心的一切利害是那么空洞,英雄本身及其浅薄的虚荣心是那么卑微,他想,谁也不懂其意义的生命是多么渺小,又多么美好,因为他现在对它有不同的理解了。为此,他愿意复生。

我们当然知道,天空无论多么高远深邃,也不是上帝本身,但这里作家以这种方式表现安德烈公爵的觉醒,却十分贴切和自然。如圣经以弗所书第46节说的,上帝“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他无所不能,又无所不在。人们“看见”上帝的途径,本来就是多种多样、各自不同的。可以是一次福音布道,可以是一束月光,一段和谐的乐曲,也可以是一朵花,一棵树……我自己就是在一片小树林里遇见上帝的。当我面临死亡,感受空无的时候,有幸走进一片小树林,充满灵性的小树林啊,竟为我解释了整个宇宙!事实上,是上帝主动走来透过拂动的绿枝对我说话的。同样,是上帝主动降到高天,透过白云,热切地俯瞰着安德烈公爵渴望的眼睛!

这一次的濒死体验,令安德烈公爵这个只懂现实的盲目优越的人“看见”了那有限的肉眼所看不见的上帝。虽然,当他活过来以后,当他一迈入他习惯的生活轨道,这种感觉就好像消失了,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发展这种感情。但是在内心世界里深埋下了这最美好的蓓蕾,一旦时机成熟,便会洋溢着青春的欢乐在他的灵魂中苏醒、开放。只是这时机的到来,竟迟迟地拖到了他第二次面对死亡。

 

安德烈公爵第二次投身战场是由于法军侵入俄罗斯国土,而且一直深入到首都莫斯科。国家生死存亡之际,安德烈公爵义无反顾地参战到前线,他拒绝留在指挥部里,主动要求下到最危险的团队。他真的遇到了最危险的境地,两军近距离交火,死神的阴云笼罩在头顶,而且随时无情地击打下来。

“卧倒!”副官一面叫,一面扑倒在地上。安德烈公爵站在那里犹豫不决。一颗冒着烟的榴弹像陀螺一般在他和卧倒的副官中间,在禾田和草地中间的一丛苦艾附近打转……

“可耻,军官先生!”他对副官说,他未能说完。一声爆炸,好像打碎了窗玻璃似的弹片横飞,火药味令人窒息,安德烈举起一只手,胸脯朝地倒了下去。

几个军官向他跑来。血从他的腹部右侧流出,草地上已淌了一大滩血。他付了重伤,生命危在旦夕。弥留之际,躺在担架上,安德烈公爵又超脱了出来,“现在不是一切都无所谓了吗?”他想到,“在那里会有什么呢?这里又是怎么回事呢?我为什么那么眷恋生活?在这个生活中有一种什么东西,我过去不懂,现在也不懂……”他所想的“那里”就是指天国,那个永恒的宁静的乐园,尽管他还不确切知道“那里”的具体状况。而“这里”,他却有机会弄懂,因为上帝愿意向他启示,他有这个幸运。

让我们同他一起来领受这个幸运。

安德烈公爵被处理完伤口,在等待死去的时候,他看见了另一张台子上正作手术截去一条腿的另一个伤员,他的卷发、卷发的颜色、头形使安德烈公爵觉得非常熟悉。

“我的天啊!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在这里?”安德烈公爵自言自语地说。

他认出了刚刚被截去一条腿、已经虚弱无力、失声痛哭的那个不幸的人,他是阿纳托利·库拉金。他和我有什么联系呢?一时间,童年的摇篮曲、死去的前妻、幼小的儿子……都浮上心头,突然,另一种新的意外的回忆浮现出来。

作家这样描写道,“安德烈公爵记起一八一零年在舞会上初次见到的娜塔莎,记起她那纤细的脖子和双臂,她那变幻的忽惊忽喜的幸福的面庞,于是一种比从前任何时候更生动、更强烈的对她的柔情在他的内心中苏醒了。这时,他记起了他同这个正在用饱含泪水的肿胀的眼睛模糊地看着他的人中间的联系。”对,安德烈公爵曾与娜塔莎热恋并秘密订婚。可就是这个阿纳托利,乘安德烈公爵出国的时机,处心积虑地诱惑了幼稚的娜塔莎,甚至差点将她拐走。以至娜塔莎在狂热的非理性状态里写信拒绝了安德烈公爵的婚约。是他,阿纳托利毁了安德烈公爵的幸福计划。并为了逃避安德烈公爵的惩罚与决斗而投入军中。

当时,妹妹玛丽娅公爵小姐曾力劝哥哥忘记和宽恕。安德烈公爵高傲地拒绝了。现在,两个人在谁也没有想到的境况里相遇了,却没有任何报仇的怒火燃烧且升腾。相反,作家写道,“安德烈公爵记起了一切,心里对这个人竟充满了热烈的爱和怜悯,并为此而感到幸福。安德烈公爵再也忍不住了,流出了满含柔情和爱意的眼泪,他在为人们、为自己、也为了他们和自己的错误,而哭泣。”

上帝亲自安排和导演了这一幕,以唤起安德烈公爵曾“看见”那如天空般高远的上帝的体会,而上帝就是爱——

安德烈公爵接过了上帝递来的橄榄枝。他感慨万千,心里说,“对兄弟、对他人的同情和爱,对恨我们的人的爱、对敌人的爱——是的,这就是上帝在人世间传播的、玛丽娅公爵小姐教过我,而我不懂的那种爱;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愿意告别人生,如果我能活下来的话,它就是我仅有的东西了。但是现在已经晚了……”

安德烈公爵没有白白觉悟这个真理,因为他遇见的是活的生命之道,“上帝是活神”(圣经诗篇)。他扬起了橄榄枝,上帝便赐给他爱的机会。

安德烈公爵高烧不退,几度昏迷达七天,常常梦呓。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载着他的伤员队伍碰巧到了莫斯科娜塔莎的家,并随她家一道撤离莫斯科,同路前行。

当他醒来,便向医生要书,“能弄到一本书吗?”“什么书?”“《福音书》!请替我弄来,在我身下放一会儿。”他记起了他现在有一种新的幸福,而这幸福与《福音书》有某种关系。

福音书里教导说,爱上帝,爱人如己,是诫命的总纲。安德烈公爵十分清楚地想到,“在我将死的时候我看见了自己的敌人,然而我还是爱上了他,我体验到了那种作为灵魂本质,不需要对象的爱。我现在还在感受这种幸福。爱他人,爱自己的敌人,爱一切,爱万能的上帝。不爱上帝,就没有力量爱他人,更不可能爱敌人。而福音书里明确要求我们爱仇敌,就像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还为那些杀他的人祷告一样。我本人经历过被人伤害到极深的地步,而且是被自己所喜爱的朋友伤害的撕心裂肺的痛苦。我知道圣经的教导,但就是无法做到赦免,只能在苦毒和怨恨的波浪中浮沉。最后,我还是靠着主耶稣爱我们的爱,靠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呼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靠着对这样大爱的确认和感动,我才得到力量,宽恕并包容了对方。

用人类的爱来爱的时候,可以由爱变为恨;但是上帝的爱不能改变。任何东西,不论是死亡,或别的东西都不能摧毁它。它是灵魂的本质。

安德烈公爵第一次想到了娜塔莎的灵魂。他懂得了她的感情,她的痛苦、羞耻和懊悔。以及他与她决裂的残酷。当他想到这里,就仿佛神遣一般,娜塔莎出现在门口,并且跪在他面前了。娜塔莎低声请求他原谅。

“我比从前更爱你,更知道怎样爱你了。”安德烈公爵回答,用手托起她的脸,以便能看见她的眼睛。那双饱含幸福热泪、羞怯、充满爱意的眼睛。

他真的死在娜塔莎的怀抱里了。幸福地死去了。是的,在他面前已经出现了一种无人能夺走的幸福。这是超越物质力量、超越外界物质影响的幸福。纯心灵的幸福,爱的幸福!这幸福也超越了死神的控制而进入永生。不错,安德烈公爵的灵魂在上帝那里了。

就这样,托尔斯泰通过安德烈公爵两次濒临死亡,通过上帝之手的点拨,让他完成了从看见上帝,知道上帝的存在,到最后了解上帝的心意,以宽恕敌人,爱敌人,得到了上帝的宽恕和大爱,从而超升在天国。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